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

三王吳府千歲,姓吳諱孝寬,江蘇吳縣人。生時官居都督,戰功彪炳,志烈秋霜,嫉惡如仇,專長為堪輿擇地,素有"三王好地理"之稱。又會觀星望斗,文業武功受眾兄弟的敬仰。 當年與萬善爺爭地之時,即由三王吳府千歲掛帥主戰。其額頭被萬善爺以斧頭暗地所傷,至今左額頭仍留有一道傷痕,乃當年大戰所留下之英勇記號,遂有"三王破額,任補不平"之說。 由於幫助唐高祖開國有功,授封「中郎將」,不久又高中進士,奉命出任知府,愛民如子,深得唐高祖的器重。繼封吏部尚書,經常教導百姓開墾圳溝,引水灌溉田地,當時的人稱讚吳孝寬為「眼望天、心在地」。三王吳府千歲何時昇化並無資料記載,但五兄弟中只有吳府三王爺沒有留鬍鬚,九月十五日是三王的聖誕千秋。

三王文業武功皆盛  

        三王吳府千歲,姓吳諱孝寬,江蘇吳縣人。生時官居都督,戰功彪炳,志烈秋霜,嫉惡如仇,專長為堪輿擇地,素有"三王好地理"之稱。又會觀星望斗,文業武功受眾兄弟的敬仰。 當年與萬善爺爭地之時,即由三王吳府千歲掛帥主戰。其額頭被萬善爺以斧頭暗地所傷,至今左額頭仍留有一道傷痕,乃當年大戰所留下之英勇記號,遂有"三王破額,任補不平"之說。

        由於幫助唐高祖開國有功,授封「中郎將」,不久又高中進士,奉命出任知府,愛民如子,深得唐高祖的器重。繼封吏部尚書,經常教導百姓開墾圳溝,引水灌溉田地,當時的人稱讚吳孝寬為「眼望天、心在地」。三王吳府千歲何時昇化並無資料記載,但五兄弟中只有吳府三王爺沒有留鬍鬚,九月十五日是三王的聖誕千秋。

靈佑東瀛

道光三 (1823) 年, 欽命提督太子太保王得祿聽說五王神威顯赫, 特別蒞臨代天府瞻拜,
入廟門時,以靴尖踢試五王根基; 當時的人認為高官乃是星宿轉世,鬼邪不侵,
所以用靴尖一踢,邪魔歪神必定翻滾在地,而功力較淺的正神,也會因為受當不起而跳動偏向。
但是王得祿踢過之後,五王神像卻端坐如常,僅見三王爺的頭額冒出一滴汗水,似乎鼎力受王得祿一拜。王得祿看見這種情形大表敬意,所以獻上「靈佑東瀛」的木匾一方, 並且命令他的兒子王朝經監造增繕廟宇,以示虔敬。現在這個匾額懸掛在內殿,是南鯤鯓代天府 所收藏最早的匾額。

蕭壠除妖

        佳里舊名蕭壠,昔時小廟林立,竹籔繁茂,叢篁遍遍,排水不良,蚊蟲滋生,瘧疾猖獗,人丁日損。當地有句俚諺「溴腳烏綠肉,不是南勢就是三五甲」。日本佔領臺灣時,曾屠殺數千無辜於甘宅地方,冤鬼怨魂,無不作怪。古老的傳說中,甘宅的竹籔,無風而簌簌作響,樹梢綠葉,無風如萬浪翻滾,悠南悠北如萬馬追逐。岸頭廟邊勁挺而蒼翠的竹竿,有時會悠忽落地,阻人去路。

東勢角的菜園內,無影無蹤地傳出男女淒厲地哭號聲......。如此千奇百怪,駭人聽聞,使地方籠罩著一片憂疑和恐懼。

        當時郡守─酒井正之亦張皇失措,後聞南鯤鯓代天府 三王吳府千歲神靈顯赫,乃召集佳里地方人士,組織祈禱法會,酒井郡守自為主辦,刑事謝有利為副主辦,恭迎三王吳府千歲蒞臨佳里金唐殿 ,郡守率眾祝饗,奉神像坐大輦,信徒日夜敲鑼打鼓,求神起駕踏輦。事歷數月,神感佳里官民之虔誠。有一日,忽然起駕,東衝西突,巡迴各角落。

在岸頭廟邊的池沼撈起人頭骨,在東勢角菜園內掘起倒葬的男女雙屍,在十五甲的竹籔腳掘起全副黑狗屍及無數的人體骨骸,盡毀境內有應公廟,另建一小廟奉祀孤魂野鬼,敕令廣安宮 康王統轄部敕之,又因應地勢,相度環境,參酌既往未來,開闢水溝,剪伐竹木,修造道路,填補地脈,真是『神靈之庥,祐福兆祥』。由是舉境安寧,蚊蟲不生,瘧疾絕跡,地方繁榮,於今成為蓬勃的市鎮。這也是佳里金唐殿 每次燒王船都會前往南鯤鯓迎請吳府三王的原因。

醫療民疾

        南鯤鯓吳府三王爺素來以勇猛著稱,額上的傷痕乃當年大戰萬善爺所留下之英勇記號。三王爺更有無邊之法力,前嘉義縣布袋鎮鎮長林隆滾先生的尊翁--林海水先生描述二則躬臨的神蹟。

        日據時代,天花、霍亂、瘧疾乃本省常見的傳染病,一旦流行起來,如河水氾濫,不可收拾。昭和九年〈民國二十三年〉布袋鎮新塭里流行天花,死傷無數,人心惶惶。部落長老乃集會,研商恭請南鯤鯓吳府三王前來驅除疫癘。三王爺到了新塭,神像的鼻端,又隱隱冒出汗珠,王冠無風微微搖動。經信徒奉上神轎後,繞行新塭里一周,賜爐丹一服供村民飲用,不幾天,『天花』患者竟不藥自癒,可怕的瘟疫就此撲滅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       民國三十五年〈光復後一年〉九月十六日清晨,布袋鎮的信徒懷著虔敬的心情,恭迎三王爺到布袋鎮,供信徒參拜。正當三王爺的神轎浮渡八掌溪時,溪北忽傳來鑼鼓聲,一隊人馬亦正渡溪南來,雙方人馬在溪中交會,只見南下的竹筏上,神轎、手輦、乩童幌幌搖動,將布袋迎王的竹筏團團圍住,此突如其來的事態,頗使布袋人士愴惶不知所以,雙方人馬正喋喋爭吵,頓成對峙之時,突然有一位乩童跳起來,對三王爺的神像拱手一揖,囔囔有詞地說:「新岑里發現大事,請三王爺前來作主...」話語一落,布袋人士扛抬的三王爺神轎,突然如箭離弦般,飛也似的躍上溪岸,往新岑里直奔而去。原來是新岑里發生霍亂,家家都有上吐下瀉的情形,經三王爺繞村一環,翌日個個均無藥而癒 。

救蔡放延壽十二載
  民國九年,因為廟宇年久失修,而且香火日益鼎盛,舊有的規模已不敷使用,於是當時的北門庄民王謀等人倡議擴建新廟,決議之後,一干善信南奔北走,四處募款,經過三年的努力,終於募得經費約三十萬元。
  其間有一位蚵寮人士,名叫蔡放,平時篤信五王,這次廟宇擴建,他自然義不容辭的參加募款的行列,久而久之,竟然積勞成疾,一病不起,正當臨終之際,他的兒子悲從中來,到五王壇前哭訴父親的忠心耿耿,奔波勞碌,換來的竟是魂歸西天。三王吳府千歲忽然扶乩起駕,直奔蔡放家中,扶起蔡放說道:「爾一心為神,我吳府三王上天下地也要救你延壽一起年(十二年)。」說完就在蔡放耳邊連吹十二口氣,原本毫無生跡的病人居然悠悠醒來,好像剛剛只是睡了一覺似的,不久之後,病就痊癒了,而且精神更勝從前。後來,蔡放整整多活了十二年才壽終正寢。